东京奥运会(hui)大爆冷门!

  奥地利的一位数学系博士后,拿到了自行车公路赛的金牌!

  而且,她打败的(de)还是此前(qian)已经拿(na)过(guo)3次世界冠军的(de)荷兰选手Van Vleuten。

  突(tu)然(ran)杀出(chu)的(de)黑(hei)马着实让人意想不(bu)到(dao)。

  以至于(yu)荷(he)兰选手Van Vleuten在冲过终点线(xian)后,一(yi)度以为自己获得了金牌。

  而真正的(de)冠军得主安娜(na)·基森霍夫(fu) (Anna Kiesenhofer),早在1分钟前(qian)抵达了终点。


  赛后,荷兰团队懊恼地表示:

我们(men)完全低(di)估了她,她甚至没有出现在我们(men)要研(yan)究(jiu)的(de)名单里。

  事实上,这(zhei)也不怪荷兰队低(di)估对手(shou),因为对于安娜·基森霍夫而(er)言,自(zi)行(xing)车只是她的业余爱好。

  她真正的职业是(shi)一位数(shu)学博士后,任职于世界名校洛(luo)桑联邦(bang)理工学院,平时讲授偏微分方(fang)程课。

  而这一次摘得金牌(pai),安娜不仅刷新(xin)了(le)(le)自己的(de)人生纪录,还帮(bang)助(zhu)奥地利拿下了(le)(le)2004年以来的(de)首枚夏季奥运会金牌(pai)。

  网友们不禁表示(shi),看来老话说的对(dui)啊(a)!

学好(hao)数理化,走遍(bian)天下都不怕。

  甚至还(hai)能在上(shang)班之(zhi)余拿个冠(guan)军(jun)。

  大家也非常好奇,这(zhei)位数学学霸到底是怎(zen)么(me)拿下奥运会冠军的?

想看她(ta)怎么计(ji)算出(chu)来的夺冠公式。

  从剑桥开(kai)始的(de)自行车生(sheng)涯(ya)

  安娜是一个地道的数(shu)学(xue)(xue)(xue)科(ke)(ke)班(ban)生,本(ben)科(ke)(ke)在(zai)奥(ao)地利(li)维也纳工业大学(xue)(xue)(xue)学(xue)(xue)(xue)习数(shu)学(xue)(xue)(xue),之后进入剑桥大学(xue)(xue)(xue)伊曼纽尔学(xue)(xue)(xue)院,并在(zai)2012年获(huo)得数(shu)学(xue)(xue)(xue)硕士学(xue)(xue)(xue)位。

  2016年(nian),她又凭借一篇《b-辛(xin)流(liu)形(xing)上可积系(xi)统》的论(lun)文,获得加(jia)泰罗(luo)尼亚理工大学(xue)博士学(xue)位。

   安娜的博士论文与导师

  在此期间,体育运动是她重要的业余爱好,她曾是剑桥大学自行车俱乐部铁人三项俱乐部的活跃成员。

  但(dan)安娜绝不是“玩票”性质。2013年,安娜获得了英国大学(xue)生运动会25英里(li)女子团体(ti)赛中第(di)二(er)名。

  与此(ci)同时,安娜还参(can)加铁人三项比赛,不(bu)过在负(fu)伤后,她(ta)无法参(can)加跑步比赛,从(cong)2014年开始全面专注于(yu)自行车。

  后来(lai)她(ta)加(jia)入了一支加(jia)泰罗尼亚的(de)业余车队,并(bing)在2016年赢得了西(xi)班牙国家杯(bei)的(de)总冠军。

  这位当(dang)时(shi)(shi)26岁的安娜与 Lotto Soudal女子自行车队签下了第一份(fen)职业合同(tong)。然而,在一系列(lie)比赛(sai)(sai)失利之后,她没能续(xu)签合同(tong),离开这项赛(sai)(sai)事一年时(shi)(shi)间。

  2020年,安娜以业余车手的身份重返(fan)赛场,一(yi)举赢得(de)了奥(ao)地利国家公(gong)路赛和(he)计时(shi)赛冠军,并(bing)在世界锦标赛计时(shi)赛中排名第(di)20。

  然而(er)安娜并没有(you)获得参加奥运会(hui)的职业合同(tong),她只能以个人的方式去(qu)参赛,没有(you)教练(lian)、没有(you)团队。

  荷兰选手Van Vleuten显然(ran)忽视了安娜(na)的(de)存在,但安娜(na)的(de)努力最(zui)终一鸣惊(jing)人。

  安娜获得冠军后,她的母校(xiao)第一时间送上祝福(fu):

  她的队友(you)还晒(shai)出了9年前三(san)人捧起奖杯的照片。

  那时(shi),恐怕没人想到安娜有一天能(neng)获得奥运金(jin)牌。

  数学系学霸的夺冠公式

  事实上,安娜这次可能不(bu)止(zhi)展现了她超群的运动实力,更展现了数学系学霸的附加技能。

  在赛后采访(fang)中,她表示(shi)对(dui)比赛做了非(fei)常周密的计划:

我(wo)对比赛做了规(gui)划,我(wo)查看时(shi)间,计算可能(neng)会在何时(shi)完成多(duo)少公(gong)里,我(wo)必(bi)须吃多(duo)少食物(wu)等等。我(wo)计划从一开始就发起攻势,我(wo)很高兴我(wo)能(neng)保持领先。

  事实上,比赛全程安娜的位(wei)置都非常(chang)靠(kao)前。在比赛开始后不久,就(jiu)与大部分(fen)(fen)选手(shou)拉开了10多分(fen)(fen)钟的差距,这样的领先优势在女子自行车(che)比赛中非常(chang)少见(jian)。

  这也(ye)是为什(shen)么荷兰选(xuan)手(shou)会误(wu)以为自(zi)己是冠军(jun),因为安娜真的(de)太(tai)快了(le)(le),快到让人忘(wang)记了(le)(le)她的(de)存在(zai)。

  最终,她(ta)以3小(xiao)时52分45秒的时间完成了137公(gong)里(li)的赛(sai)道。

  所以,这是通过比对(dui)手更强的计算能(neng)力夺冠?

  此前,安娜就在(zai)Twitter上发布(bu)过自己(ji)训练时的(de)数(shu)据分析(xi)图。

  她用CORE体(ti)(ti)温计来监(jian)测自己在骑行时(shi)的体(ti)(ti)温,留意当体(ti)(ti)温超过38.5℃时(shi)身体(ti)(ti)的机能反应。

  而且她还会查阅文献,来分析自己的(de)身体机能!

  别人描述(shu)自己(ji)的(de)状态(tai)可能只是一些(xie)大白话,而安娜直接引用了(le)论(lun)文(wen)的(de)摘(zhai)要。

截图中摘要里的话(hua)很好(hao)反(fan)映了我的问(wen)题。

  不(bu)过和网(wang)友们(men)想象的不(bu)同,安娜做(zuo)这(zhei)些数据(ju)(ju)分(fen)析并没有用复杂(za)数学方法,而是把数据(ju)(ju)上传到一个程序中让它自(zi)动分(fen)析。

  所以说这(zhei)一波,计(ji)算机才是(shi)最终的(de)大(da)佬?